金钱礼品有限公司欢迎您!

纪念礼品商务礼品馈赠的合规——反商业贿赂视

▓近年来,随着企业商事制度改革的深入推进,中国政府对市场主体的规制已由“事前审批”全面转向“事中事后监管”。经营者虽由此获得了巨大的市场空间和更为宽松的进入环境,却也切身感受到了政府监管执法力度的不断加大。2018年新一届政府进行了机构改革,在中央层面设立了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同时在31个省(市)陆续整合成立市场监管局并下辖执法大队。市场监管部门将对企业运营进行统一的“事中事后监管”,由此开启了市场监管与合规的崭新局面   对广大在华运营的企业而言,更为严格的监管执法带来的合规压力是全方位的;其中,从我们既往的实务经验来看,“反垄断与竞争(Antitrust & Competition)”、“数据与隐私保护,以及网络安全(Data Protection & Privacy and Cybersecurity)”和“反商业贿赂(Anti-commercial Bribery)”往往是经营者们最为关注的三个重要领域。我们理解,这既与中国相关法律制度的建立和完善,以及相关执法力度的加大有关,也是企业在到达一定发展阶段后,其内在合规需求驱动的必然结果   因此,我们计划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陆续撰写并推出“ADA”领域的系列合规文章,主要基于我们的实务经验,并结合客户常见的具体业务场景,给读者带来“接地气”的干货指引   12月1日,年关将至,几轮降温后的上海,湿冷中洋溢着一股节日将近的气氛   S先生,就职于一家知名跨国医药企业M公司,任高级法务经理,但是最近却遇到了一件难事   原来业务部门想着快到年底了,申请准备一些礼品馈赠给具有商务关系的单位,主要以客户单位为主,让业务人员可以走动走动,联络感情,顺便宣传一下企业的产品,提升一下企业形象。业务部门的申请书放在S先生的办公桌上,只等S先生点头就准备开始礼品的采购工作了   S先生有些为难。年底馈赠一些商务礼品符合商业惯例,本无可厚非。如果卡在自己这里,既得罪业务部门,又确实显得不近人情。但是,M公司这样的医企一直是执法机构查处商业贿赂的重点对象,万一这礼品送得不合规,那岂不是引火烧身,自寻烦恼?S先生拿不准,不由想起了上次为自己指点迷津的张律师   张律师,执法机构出身,曾长期从事商业贿赂案件的调查工作。上一次,S先生为能否聘用客户工作人员的家属而犯愁,正是张律师对何为“对交易有影响的第三人”的解释,让他放下的心   根据2017年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反法》)第七条第一款的规定,交易相对方不再是法定的商业贿赂受贿主体。因此,如果接受商务馈赠的对象是M公司的客户单位,即M公司的交易相对方,则M公司所面临的商业贿赂法律风险相对是较小的   “那这么说,我们这个年底商务赠礼项目就可以批了?”S先生稍稍松了一口气。张律师摇摇头,伸出了两个指头:“别着急。就算馈赠的对象是客户,还有两点你们得留心。”   第一,商务赠礼行为应当以明示公开的方式进行,并且应当按照财务会计准则如实记入公司财务账册,礼品的接收方也应当如实入账,否则可能因违反《反法》第七条第二款明示入账要求而面临一定的商业贿赂法律风险   第二,根据《刑法》第三百九十一条“对单位行贿罪”的规定,向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等特殊交易相对方馈赠财务的,仍然有构成商业贿赂的刑事法律风险。虽然,“对单位行贿罪”以“谋取不正当利益”为构成要件,但是在刑事司法实践中,只要证明馈赠行为与最终获得交易机会有关,行为人就可能被执法机构认定为谋取了“不正当利益”。例如,在南京纷迪医疗科技有限公司单位行贿案[1]中,法院判定在双方之间存在交易或继续交易可能的前提下,纷迪公司违背了公平公正原则,给付了财物,使其产品能在采购中获取竞争优势,被视同谋取了不正当利益   “竟然还有刑事风险?!我们的客户很多就是事业单位性质的公立医院,这以后谁还敢送他们礼品啊!”S先生大骇,默默想到这些年为发展客户送往医院的小样品以及纪念礼品,心如乱麻。张律师:“稍安勿躁,就算是公立医院,符合商业惯例的小额广告礼品还是可以送的嘛。”   根据《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关于禁止商业贿赂行为的暂行规定》[2](《暂行规定》)第八条规定,在商业活动中,企业可以按照商业惯例向交易相对方赠送小额广告礼品。但需要指出的是,对于何为“符合商业惯例”,多少算是“小额”这些问题,目前并无明确的法律规定。根据执法实践和相关司法解释,我们认为,医药企业在赠送此类礼品时,可以从以下三点出发进行合规把关   (1)符合商业惯例:根据“两高”《关于办理商业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3]第十条的相关规定, 医药企业应当结合双方的交往历史,在礼品赠送的缘由、时机和方式以及礼品的选择上均应符合商业惯例。具体来说,赠礼时机应符合商业礼仪及社会普遍认知,例如医药企业因“逢年过节”向医院赠送小额广告礼品,在“周年庆典”场合赠送祝贺花篮等。但是,医院某一医疗器械招标、采购过程中便不宜赠送礼品。在赠礼方式上,以广告宣传为目的的广告礼品应当以明示公开方式赠送。而具体的礼品内容也应当考虑所处具体行业,赠送样品、试用品等一般认为符合商业惯例,但是现金以及超市购物卡、商场代金券等现金等价物,与医药行业无关的例如烟酒、手表、消费电子产品等实物等便不符合商业惯例   (2)遵守“小额”的标准:在目前的执法实践中,根据各地经济发展水平的不同,“小额”并无统一的标准。从现有案例来看,在千元以内,礼品金额的差异并不会对“小额”的认定有明显的影响,即数百元价值的礼品被认可为“小额礼品”的可能性相对较大。企业可以根据所处行业所面临的商业贿赂法律风险程度高低,确定自身的小额标准。当然,对于高危的医药行业企业,如果业务部门没有异议,也可以考虑参考《RDPAC行为准则》[4]的规定,将礼品价值限制在人民币100元以下,从而将相关法律风险降到最低   “明白了,这样我就放心多了。”S先生心中释然。张律师:“兄弟,我还得提醒你,上令下行可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S先生心中一凛:“此话怎讲?”   在实践中,对于交易相对方赠送商务礼品肯定离不开具体工作人员的操作与执行。业务人员与交易相对方进行商务往来时,接触的是客户单位的采购部门、采购人员以及医疗机构的医生等工作人员。在实际的礼品赠送过程中,礼品接收方究竟是交易相对方还是交易相对方的工作人员可能带来天差之别。如果所赠送的礼品进入了采购人员个人的腰包,或者归入了部门的“小金库”,那么该礼品的接收方便不是交易相对方,而是交易相对方的工作人员[5]。根据《反法》第七条第一款明确规定,交易相对方的工作人员属于法定的受贿主体,此等商务赠礼行为便因此面临较高的商业贿赂法律风险。还需注意,受交易相对方委托办理相关事务的单位或个人,例如招投标机构;以及对交易有影响力的第三方亦属于法律明确规定的受贿主体,对这些主体的商务赠礼行为也因此面临商业贿赂法律风险。所以,建议医药企业制定并执行完善的礼品赠送程序,对具体业务人员进行定期的合规培训,规范其商务赠礼行为   “对对对,我还记得你上次跟我讲过谁是有影响力的第三方。那刚刚说到的小额广告礼品呢?是否可以赠送给这些交易相对方的工作人员呢?”S先生问道   “原来如此,那就好办了!”听到此处,S先生紧锁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心里有了打算   [1] (2015)泉刑初字第00090号 南京纷迪医疗科技有限公司单位行贿、赵宇单位行贿、虚开发票等一审刑事判决书   [4] 中国外商投资企业协会药品研制和开发行业委员会(RDPAC),是由41家具备研究开发能力的跨国制药企业组成的非赢利性组织。所发布的《RDPAC行业行为准则》为RDPAC在国际制药企业协会联盟(IFPMA)准则的基础上,再根据中国法律、法规和政策制定而成 金钱棋牌 金钱棋牌app 金钱棋牌手机版官网 金钱棋牌游戏大厅 金钱棋牌官方下载 金钱棋牌安卓免费下载 金钱棋牌手机版 金钱棋牌大全下载安装 金钱棋牌手机免费下载 金钱棋牌官网免费下载 手机版金钱棋牌 金钱棋牌安卓版下载安装 金钱棋牌官方正版下载 金钱棋牌app官网下载 金钱棋牌安卓版 金钱棋牌app最新版 金钱棋牌旧版本 金钱棋牌官网ios 金钱棋牌我下载过的 金钱棋牌官方最新 金钱棋牌安卓 金钱棋牌每个版本 金钱棋牌下载app 金钱棋牌手游官网下载 老版金钱棋牌下载app 金钱棋牌真人下载 金钱棋牌软件大全 金钱棋牌ios下载 金钱棋牌ios苹果版 金钱棋牌官网下载 金钱棋牌下载老版本 最新版金钱棋牌 金钱棋牌二维码 老版金钱棋牌 金钱棋牌推荐 金钱棋牌苹果版官方下载 金钱棋牌苹果手机版下载安装 金钱棋牌手机版 金钱棋牌怎么下载

相关推荐:



相关产品推荐

关注官方微信

玩金钱棋牌游戏APP—赢精彩人生
Copyright © 金钱礼品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58 网站Sitemap|导航地图|